日前,湖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在证监会官网更新了招股说明书。有“浙江最小城商行”之称的湖州银行启动上市工作至今已两年有余,股权问题仍是其面临的一大难题。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湖州银行共有七名股东对该行股权进行质押,质押股份总数为1.41亿股,占该行股份总数的14.01%。

股权质押率偏高

据悉,湖州银行股份总额为10.13亿股,共有股东390户。前十大股东合计持有该行6.5亿股,占比为64.14%。湖州银行第一大股东为湖州市城市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7.90%。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湖州银行第四大股东浙江诚信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4.88%,第九大股东华盛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3.85%,分别质押其持有该行的全部股份。

自2019年起,诚信投资连续三年质押持有的湖州银行全部股权。而华盛达也在2019年质押其持有的该行三分之一股权,在今年3月,华盛达将余下2600万股股权分两笔进行质押。

除上述两大股东以外,湖州银行还有五名股东对其持有该行的全部股权进行质押,质押股份总数为5344万股,累计占该行股份总数的5.28%。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表示:“如果某家银行多个股东存在股权质押,由于信息不对称,市场可能猜测该行内部经营控制权不够稳定。一方面,市场担忧这些股东质押的股权被拍卖,导致经营控制权转移;另一方面,可能反映股东在套现,并将资金投资于其他领域;还可能反映股东普遍资金紧张等。对于银行来说,可能产生一些诸如关联交易、大宗股权转让的行为,导致银行治理不完善、内部纠纷频发等问题。”

此前,在2019年6月,湖州银行原第二大股东美都能源发布公告称,拟将其持有的湖州银行全部股权以3.5元/股的价格,转让给五家公司,转让金额为3.99亿元。美都能源当时持有该行1.14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2.5%。据了解,美都能源早在2018年已将其持有湖州银行的全部股权进行质押。

湖州银行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若该行股东无法履行质押所担保的合同义务,被质押的股份可能会被处置给第三人,则该行的股东将发生变化。目前该行被质押的股份较分散,且均存在于法人股东,但股东的变化可能会对该行的公司股权结构等产生一定的影响。

周茂华表示,年来,制约部分中小银行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股权结构混乱、内部治理不够完善。因此,部分中小银行股权结构是否清晰,内部治理情况是监管和市场关注的重要硬指标。

资本充足指标持续承压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湖州银行资产总额分别为520.24亿元、712.24亿元、854.84亿元,呈现持续增长态势。截至今年9月末,湖州银行总资产为971.49亿元。日,该行表示在今年四季度末将突破总资产1000亿元关口的目标。

总资产持续增长的同时,湖州银行的资本充足指标却增长乏力。据该行今年三季度报显示,湖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59%,同比下降0.6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6%,同比下降0.98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3.18%,同比下降1.28个百分点。

在全国正在排队上市的商业银行中,湖州银行资本充足指标并不具备优势。据各行今年三季度报数据显示,重庆三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亳州药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安徽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8.75%、11.12%、18.05%;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72%、13.6%、13.61%、20.56%。

据了解,2020年5月,湖州银行曾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12亿元永续债,并按照有关规定计入该行其他一级资本。值得注意的是,湖州银行此次发行永续债用于补充资本后,资本充足指标有所上升,但随后则出现资本充足率三项指标均下降的情况。

湖州银行在招股说明书中亦表示,“鉴于本行各项业务持续较快发展以及日趋严格的监管要求,本行仅靠内源补充难以维持健康的资本充足水,未来几年本行将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金融财务系教授、银行研究中心研究员杨长汉表示:“银行通过发行资本债券补充资本,补充的只是附属二级资本,可以提高银行整体的资本充足率,但并未补充和提高银行股核心资本。商业银行若整体提高了资本充足率,资产业务可以相应扩张,如果资产业务扩张的速度大于核心一级资本扩张的速度,则核心资本充足率下降,制约银行资产业务的扩张。” (龙秋月)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