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Z世代”进入自主消费的年纪,他们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文化领域的方方面面。在中国乐坛,正因为“Z世代”较高的付费意识,中国音乐市场跃居全球第七,而备受“Z世代”青睐的国风音乐也从二次元小众文化成为中国乐坛的主流。在“Z世代”眼中,国风音乐非但不“老土”,还很“潮”。

年轻人是音乐市场繁荣的核心力量,也是音乐消费的主力军。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Z世代用户音乐消费惯洞察》的市场调研中,有78.5%的用户几乎每天都听歌;而在“Z世代音乐用户最青睐的5个非流行类音乐类型”中,国风音乐以53.8%的占比排名第一。

深圳市民族管弦乐学会会长、管乐器演奏家范睿通过在多个学校举办赏析会发现,“喜欢民族音乐的孩子确实越来越多了,他们比父辈们更认同传统文化。”中央歌剧舞剧院首席作曲张渠也说,“每个国家的民众都需要找到属于他们自己的音乐符号,从这个意义上说,国风音乐的流行是一个必然趋势。”而对于Z世代来说,他们是真正的“互联网原住民”,与前几代人相比,拥有更强的民族自豪感,更追求个,关注小众文化。

小甄是一名1999年出生的在校大学生,他直言自己喜爱国风音乐是因为周杰伦。“周杰伦的国风歌曲太多了,而且都是广为流传的。现在做国风的音乐人也特别多,比较出名的有霍尊、戴荃,像《卷珠帘》《悟空》都是大众熟悉的。周深也唱了非常多的国风歌曲,小众一点还有排骨教主、音频怪物、河图等。”小甄说,“国风音乐从曲、词、编曲、乐器各方面,都表现了民族传统文化的勃勃生命力,对我来说其实是非常时尚、非常潮。”

出生于2000年的小卓惯在每天出行的路上用耳机听歌,她不仅喜爱国风歌曲,还非常喜爱民族乐曲,并为此开始学古筝。小卓认为:“其实我觉得国风并非一种曲风,而是一种生活方式。国风音乐其实就是传统文化与现代音乐的结合,它可以流行,也可以嘻哈,还可以摇滚。”

与互联网音乐版权同步成长的“Z世代”,有着较强的内容付费意识。据腾讯音乐娱乐集团《Z世代用户音乐消费惯洞察》的数据,70%受访用户是数字音乐的付费用户。他们最主要的两类付费音乐产品是“数字音乐专辑/单曲”和“会员服务/VIP”,超过50%的受访用户都是这两项产品的付费用户。

小甄、小卓告诉记者,两人均同时为多个音乐流媒体的付费会员,并购买了不少数字音乐专辑与单曲,其中有半数为国风音乐。小甄说:“现在台上其实只要成为付费会员,大多数歌曲都不需要另外购买,我每月另外购买的专辑和单曲数量大概是几次至十几次不等,每次花费是几元至几十元的区间。”

谈到国风音乐专辑,就绕不开《陈情令》原声国风音乐专辑。该专辑在2019年7月8日同步上线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上线仅4小时,累计销售额就突破265万元。记者在QQ音乐台看到,已发行2年的《陈情令》国风音乐专辑仍然在售,并位居畅销榜周榜第15位,销量目前高达165万张。小卓说:“除了影视剧的影响,制作的精良也是不可忽视的,将古典的韵味以现代编曲表现出来,是最能吸引国风音乐爱好者的。”

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Z世代用户音乐消费惯洞察》的市场调研中,超过60%的受访用户表示,如果喜欢某个音乐人的音乐作品,自己非常希望能参加该音乐人的音乐演出。为了满足“Z世代”日益壮大的国风音乐线下消费需求,仅2019年国风主题音乐会就超过了500场,2020年虽然因为疫情而减少数量,但每一场都受到了极大的欢迎。

今年5月,《王者荣耀》交响音乐会特别版《五虎上将,参见!》在深圳保利剧院奏响,用奚琴、尺八、筚篥、琵琶、笙,5种中国民族乐器表达五虎将“仁义威忠勇”的主题,拾起遗落在中国历史长河中的中国音韵。这场音乐会不仅吸引了电竞爱好者前往现场,更是国风音乐爱好者的狂欢。剧院工作人员介绍,这次音乐会上座率超九成,以年轻面孔为主,大规模的非专业观众走进音乐厅,也让“老练”的接待员们眼前一亮。

小甄告诉记者,相比其他音乐类型爱好者而言,国风音乐爱好者在参加音乐会时更注重仪式感,许多观众都会穿上汉服前往。今年3月底,国风音乐原创团队墨明棋妙举办14周年歌会可谓国风音乐圈的盛会。在直播镜头中可以看到,观众几乎全是“Z世代”,不少人是身穿汉服出席。在读信环节中,不能到场的“Z世代”纷纷对国风音乐人表示:“谢谢你们坚持,我们会一直听下去。”

小卓表示自己喜爱国风音乐是受影视剧与国漫的影响。“像《陈情令》《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长安十二时辰》这些电视剧,以及动漫《择天记》等,在服饰、台词、景致,当然还包括音乐,各方面都具有浓郁的中国风。”小卓说,“我身边的同学、朋友,多数都是因为古装剧和国漫而喜爱国风音乐的。也可以说,喜爱国风音乐的人,不会只单单喜爱音乐这一形式,而是对整个传统文化都比较着迷。”(深圳商报记者 祁琦)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