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直播带货的兴起,医美项目也成为网红直播间或其公开社交台上的带货项目。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包括“没想到是条化妆的鱼”在内的多数大V会在微博上分享个人医美经历或在直播间进行医美项目的销售,并招募体验官进行线下医美项目的体验。

然而,不同于其他商品,医美项目带有医疗属。今年7月,网红小冉在杭州华颜医疗美容机构进行吸脂填充手术后,因全身感染造成多器官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而直播网红土豆fancy、穆雅斓等曾多次带货该医美机构。业内人士表示,医疗美容是医疗行为,医学是科学,讲求严谨,非医疗人员发布医美广告,既不符合法律规定,同时也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不能从事医疗广告宣传行为。

医美项目走进直播间

医美直播热正在兴起。坐拥上百万粉丝的微博大V在台分享个人医美经历,或在直播间向粉丝推荐医美项目成为当下的一个常态。

如微博大V“没想到是条化妆的鱼”会在微博分享自己进行水光针、光子嫩肤等项目的全过程,并拍成视频发布在台上。在“6·16”直播时,该网红博主上线了刷酸、嗨体注射等医美项目,粉丝通过秒杀等活动进行下单。

此类的博主不在少数。雪梨、虫虫Chonny、土豆fancy均在淘直播、微博上带货医美项目。在期6月28日-29日的直播中,土豆fancy获得3.93亿元订单总销售额。其中,黄金微针项目的总引导成交额达932万元,肉毒素保妥适、衡力等瘦脸项目的总引导成交额达913万元。

虫虫Chonny8月13日发布的最新一条微博对热拉提和欧洲之星项目进行了推荐,并称热拉提提拉紧致效果更明显。微博最后附上团购价格称,市场上热拉提项目的价格为2500-3500元/次,从她那儿进行购买只需700元/次。

医美带货合不合法

从属来看,与其他商品不同,医疗美容仍属医疗范畴。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于鲲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无论直播还是非直播方式的视频营销,只要在网络营销过程中介绍医疗机构或医疗服务,均属于医疗广告的范畴。网红直播带货医美项目,可能会违反《广告法》《医疗广告管理办法》等。

医疗广告是指利用各种媒介或者形式直接或间接介绍医疗机构或医疗服务的广告。《医疗广告管理办法》及《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的规定提到,非医疗机构或者网络直播活动中,不能介绍或者宣传医疗机构或者医疗服务。直播过程中,主要用于解答求医者的咨询或者问题、销售非医疗服务或者药品器械的,只要销售的产品符合我国上市和销售的各种资质和条件,原则上不受限制。

而我国《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也提到,非医生人员不得从事医疗美容诊疗工作,不得发布虚假信息,不得诱导患者过度医疗。

在于鲲看来,医疗美容是医疗行为,医学是科学,讲求严谨,非医疗人员发布医美广告,既不符合法律规定,同时也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不能从事医疗广告宣传行为。

存在风险隐患

不规范的医美带货还将给消费者的安全带来潜在的隐患。此前,名为“神选醉总监”的网红在其个人粉丝群中,多次推荐四川某医院的李某某医生,并提供9.5折专属优惠券。深圳的蒋女士在群里看到推送后,从深圳赶到这个医院进行了李某某医生操刀的面部吸脂手术。术后,蒋女士出现严重的嘴巴歪斜现象。

据报道,“神选醉总监”后在微博上公开道歉,表示自己没有认真核实该医生的背景就将其推荐至粉丝群是自己的轻率,同时称自己绝对没拿过医院方面的回扣。

造成网红术后全身感染去世的杭州华颜医疗美容机构也曾多次被网红带货。土豆fancy、穆雅斓等曾多次带货杭州华颜医疗美容机构,土豆fancy曾于2020年10月为该医美机构带货“欧洲之星Fotona 4D”项目。今年7月,杭州女子小冉在该机构进行吸脂填充手术后,因全身感染造成多器官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事发后,土豆fancy曾在个人微博发布致歉申明,目前该申明已经被删除。

于鲲表示,当下有些网络红人没有查验医疗广告审查证明、核实广告内容,就对医疗产品效果和安全进行保证,在公共领域大力推荐,一旦给消费者造成损害,会构成共同侵权,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情节严重的还可能面临行政处罚或刑事责任。(北京商报记者 姚倩)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